墨挽亦~

昵称→名玥 熟人→名玥玥汐汐挽亦啥的叫的顺口就行
es√h×h√弹丸v3√
kn+蜡笔次推√王子组√最王最√
友人赠封号冷cp专业户
做为吉厨我要吹爆小吉谢谢大家

flag说立就立…!
月考完一周一rtiz一周一王最…!
…我行吗????

【ES】【司杏】Violet Permanent

☆★

已经几百年没动笔了(捂脸)

※ooc!ooc!ooc!很可怕(欸)
※文风独特
※文中称呼比较主观,司糖的英语被我吃掉了,以及这个杏爷很大姐姐√

不介意的话就可以开始啦↓



-

在很多年前,我就中了少年眼底深藏的毒。

-

毕业季将近,突如其来的闲适让一向忙碌的我顿时乱了阵脚,和其它早已决定好未来出路的同学们不同,直到现在,我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未来的未来要干嘛,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

烦躁的抓了抓散在肩上的头发,一面思索着这个问题,一面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穿梭,不知不觉中,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刻意的,便走到了练习室门口,我站在那儿,凝视着门沉默了许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想见见那位从不怠惰的小骑士,啊,或者是说,未来的国王大人。
这个时候,他会在这里练习的吧。

轻轻的推开门,果不其然,看见那名少年靠坐在镜面前方,手上拿着笔努力的在纸上涂涂改改,一旁放着简单的轻音乐,在我推门的同时,他也诧异的抬头,在发现是我后,他只是嘴角微扬,紫眸里充斥着笑意。

他是朱樱司。

“姐姐大人?”他浅笑,随即这么问道,“您怎么来了?”

“唔…”

总不能说习惯性的就来了吧…

“想来看看司君,所以就来了。”我莞尔,如是道。

他哑然失笑。

在他沉默不语时,我自然的上前,歪头看了眼少年,恰好,他也眨了眨眼,与我四目相对,与此同时,他突然开口——

“姐姐大人,您说,我真的能胜任这个位子吗?”

像是纠结了很久一样,他不安的抿了抿唇。

在我的印象中,司君一直都是个很有自信的孩子,直到他说出这句话时,我才蓦然惊觉,也许他和我一样,对未来感到茫然不知。

“…你可以的,”于是,我这么告诉他,“是司君的话,一定可以的。”

“谢谢您,姐姐大人。”闻言,他轻柔的笑了,站起身与我一同靠在镜子前的扶把上。

“那么姐姐大人呢?会继续往制作人这方面前进吗?”

“唔…我不知道呢。”我坦白道,“老实说…我就是想来找司君商量这件事的,不过,果然这种事,还是要自己决定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他又再度展露了笑颜,抬眼的刹那,我对上了那双致命吸引的紫瞳。

我喜欢他那双充满灵气的紫眸,乍看之下清澈如水的紫,却总在不知不觉中抓住对方的视线,一旦沉醉下去,便如剧毒般,狠狠的勾着悸动的内心,仅仅是视线对上的刹那,就足以让人沦陷。

我曾告诉过司君,我喜欢他的眼睛。

那时候他是怎么回我的?他只是莞尔,说了句这真是奇怪的想法呢。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

就像现在一样,一直到被司君疑惑的歪头喊了句“姐姐大人?”时,我才从那孤独而又神秘的紫色调中回过神来。

“抱歉…”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如是道。

“没关系的。”幸好那孩子并没有对我的走神表现出过多的不满,只是一直笑呀笑,也依然乐于与我谈天。

司君蹲下身稍微整理了被他散落在地上的资料和乐谱,我隐隐约约听见他不安的叹息,便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坏心眼的揉乱了那头本来平顺的发丝,他故作嗔怒的撇撇嘴,但他没有推开我的手,乖乖的像只兔子坐在那儿任由我安慰似的轻拍。

“吶,姐姐大人。”良久,他才突然开口。

“怎么了吗?司君?”我笑咪咪的蹲下身,与他平视。

“如果…您还没有决定好未来的出路的话,那么您是否愿意在未来继续当司的学姐呢?”

仅接着,他伸出手,悄悄的拉了拉我的衣袖,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让人难以拒绝他的要求,我呆滞了会儿,才发现这孩子…似乎久违的在向我撒娇?

升上二年级后的司君确实比一年前更加成熟,颇有为人前辈的架式,比起以往,他已经很少像方才那样找我讨拍了,而我偶尔也会怀念起曾经那个毫无顾忌朝我这个学姐撒娇的少年…

啊,我想,他是真的长大了。

我們新任的国王大人。

“好啊。”我於是笑了,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如果可以的话,我們继续念同一间学校吧?”

少年的眼底一片澄澈,亦如波光粼粼的湖面。

再次对上眼的瞬间,本来藏于心底的那份不安消逝无影,倒是司君轻柔的笑烙印在脑海中。

“请您务必要信守承诺!”

在我向他告别的时,他这么告诉我。

我只是笑而不语。

再次见到司君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这两天被班导抓着选填志愿,在和家人分析后选了有自己感兴趣的科系,风评也不错的大学,回到教室时便看到司君拿着前几天那份乐谱和鸣上君有说有笑,我就自然的向前打算和两位少年寒暄。

结果鸣上君一看到我就神秘的笑了,和一脸茫然的我和司君道别后就一蹦一跳的走了。

唔。

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一股莫名其妙的紧张感油然而生,我故作镇定的移开视线,用眼尾余光悄悄瞄了笑容可掬的司君。

“那个,姐姐大人,您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怎么办啊我突然觉得他长得真好看真可爱。

不轻不重的点头后,他随即牵起我的手,司君的温度顺着掌心传来,说也奇怪,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牵手,但不断加速的心跳频率和灼烧似滚烫的双颊无一不诉说着心底那份紧张,第一次觉得自己如同爱情小说里的女主那般矫情。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司君太过耀眼,对于平凡朴素的我而言,是触手不及的存在,虽然平时会努力与他们打成一片,但为了保护自己,总会习惯性的画清界线。

可是他却越过了这条界线走进我的世界。

他带着我到了顶楼的天台,看不透的紫眸带点似有若无的笑意,轻柔的东风掠过,吹起少年几缕亮丽的红发,我和司君相继坐在那儿,就像抛却所有烦恼一样。

这样真好,我想。

“以前我就很一直很喜欢待在这里吹风,今天终于有机会和姐姐大人一起来了呢。”司君笑着告诉我,随后又用有些抱歉的口吻说道,“非常抱歉突然把您拉到这里来。”

“没关系。”我于是浅笑,下意识的侧身瞥了眼身旁的少年。

霎时间觉得,他是如此光辉。

会动心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我想,毕竟那可是司君啊。

是那个,令人憧憬的朱樱司。

“所以,姐姐大人最后选择了什么学校呢?”

“唔…我会上A大哦。”

“美术系吗?”

“不,”我摇摇头,“会走服装设计。”

“设计吗?”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有姐姐大人的作风呢!那么,我也会加油的。”

最后那句话,司君说的特别肯定。

他一定没问题的,无论是队长一职,还是考上A大和我继续作前后辈…因为他是我所信任的司君啊。

“一定要来找我哦,司君。”我直视少年,异常认真的对他说。

他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好。

也许就是那时候的笑容,不,我想,或许是更久以前就不知不觉迷恋上了他。但那一刻,我终于肯确信了。

“吶,姐姐大人,”在我回过神的同时,司君这么问我,“妳说,我们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多好?”

是啊,如果我们能一直这么下去多好。

可惜毕业典礼眨眼间便到来了。

有人笑着道别,也有人哭的歇斯底里,恰好我不属于任何一类,最后和大家交换日后的联络方式,和学弟妹们好好道别后,我开始在校园里搜索司君的身影。

莫名其妙的想在离开前再见他一面,想再看看他的笑颜。

“姐姐大人!”

然后,就真的莫名其妙的撞到了迎面而来的司君。

他拉着我的手,看样子想必是刚刚在校园里一路狂奔吧?总之,他轻轻喘息着,紫水晶似闪耀的眼眸格外认真的的注视着我。

在下一秒,司君突然抱住我,默默的把脑袋搁置于我肩上,我愣了半晌,才会意的拍了拍他的背。

“姐姐大人…毕业快乐。”他倚着我的肩膀,闷闷不乐的说着,“果然还是不希望和您分开啊。”

虽然看不见司君此刻的表情,但不难猜出,一定是嘟着嘴特别委屈的模样,让我不禁莞尔一笑。

“欸?”我笑着说,“不是说好要继续当我的学弟了吗?”

“可是…还有一年啊…”司君蹭了蹭我的颈窝,如是说,“不知道怎么表达,就是一刻也不想分开。”

这孩子,我明明不久前才感慨,少年转眼间便从喜爱向我们这些前辈撒娇的末子变成了成熟可靠的前辈,结果到了今天,司君又像一年级时那样了。

就像我的弟弟一样。

也没什么不好。

总是让我不自觉想保护他,想关心他…甚至想一直在一起。

我伸出手像之前那样揉乱他的头发,“司君司君,姐姐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的啦。”

他终于抬起头,予以我一抹灿烂的微笑。

而少年眼中依然泛着似有似无的泪光,他慢慢松开手,拭去尚未低落的眼泪,紧接着抬眼含烟的星眸,我再度被那双过份认真凝视我的紫瞳给深深吸引。

司君像是蓄谋已久的样子,随即又笑了。

“姐姐大人,不,杏学姐,”他想了想,说,“虽然很突然,但是…
您是否愿意陪我共度余生呢?”

我亦笑了。

我想,我是没办法拒绝可爱的司君这个要求的。

直到很多年后,我依然无可救药的沉溺于这份专属于我的毒瘾中,如痴如醉。

【The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后让我碎碎念一下(。)
其实Violet permanent 是某贵的要命牌颜料的紫色,觉得和司糖的瞳色格外匹配就记下来了qwq
再来就是升大学什么的全程乱掰(笑)

我团世界第一可爱呜呜呜啊啊啊
感谢给了我很多意见的成枫酱♡